主页 > 最新资讯 >
广东电白肉价高达16元 食品公司是“推手”之一
发布时间:2020-08-19 22:13 | 信息来源:Yabo下载

  茂名市电白县,老百姓收入不高,却吃着比茂名市区高4-5元一斤的猪肉,十多年来一向如此。

  养猪户的“下家”,当地国营企业食品公司,却是电白猪肉市场一根指挥棒。不管如何做买卖,电白养猪户和肉商都绕不开这家公司。电白百姓判断,食品公司在政府支持下垄断电白生猪收购市场,从而导致猪肉高价。

  幕后推手,除了食品公司,还有肉商。电白肉商私下联合哄抬价格,并对低价者“喊打喊杀”,更大程度上导致肉价居高不下,但肉商却极力否认。

  餐桌上的猪肉,在电白遭遇“罗生门”。孰是孰非?南方日报记者用一周时间深入调查,揭开电白高价猪肉真相。

  阮芳又坐了辆“摩的”。从电白水东镇到邻近的茂港,她每天要往饭店里带50多斤瘦肉,摩的被她亲切称为“肉的”。

  这些市场,最好的瘦肉每斤11元,阮芳这种“大客”通常10元就能拿到。但在水东,每斤15元的价格,高出邻县近三分之一,十多年来无法撼动。碰上春节端午传统节日,肉价更是飙至每斤30元。

  11月26日,茂名市物价局网站公布的当天肉价,茂名市区精瘦肉每斤9元,电白每斤16元,几乎是市区的两倍。

  几元钱的猪肉差价,对于电白县老百姓来说,意味着“是一周吃一次肉,还是每天吃一次肉”。而在邻近的茂港肉商来说,意味着销售额倍增。茂港那和市场肉商谭木金,一天能卖出一整头猪,“八成顾客都是电白人”。

  每斤5.1元低于成本出售,林树不禁几声抱怨。线多岁小年轻,两巴掌打得他不敢再吱声。

  2005年起,电白生猪出栏数不但满足县内供应,还有数万头调出县外。供求关系并不能解释当地猪肉高价。

  电白罗坑镇70岁的养猪大户林树,吃了十多年的高价猪肉。他很纳闷,猪价高时肉价高,猪价低时肉价还是高,“养猪有时还赔本。这么高的肉价,钱让谁赚去了?”

  吃着高价肉的电白人,经常会将电白与茂港相比,两个地方生猪种类一致,肉价却相差这么大,电白老百姓认为问题出在源头上,“肯定是养猪的人搞了鬼,在炒价格”。

  在茂港,当地养猪户将生猪直接卖给肉商,每斤总猪肉在7元左右浮动。所谓总猪肉,就是杀猪后,猪瘦肉、肥肉,也包括猪骨、猪头、猪脚、猪下水等总重。一头200斤的瘦肉型生猪,屠宰后约有170斤总猪肉,按每斤7元计算,最少能入账1190元。

  而在电白,生猪收购需要经过食品公司,收购时通常以活猪毛重计算,每斤收购价6元上下。一头200斤的瘦肉型猪可变成1200元现金,“与茂港养猪户的1190元相比,我们赚的几乎一样”。

  8月份,这23头猪可以出栏,林树通知该镇食品公司工作人员来看猪。但真正将猪变成现金,却是在半个月之后。

  这样的大猪,每多养一天,要多10元饲料钱。更让他心疼的是,猪越养越肥,收猪那一天,食品公司的人以“肉太多”为由,将收购价每斤压低2毛5,猪以每斤5.1元贱卖。

  翻出票据,他仔细算了一笔成本账。几个月前,他以每头230元购进猪仔,饲养过程中,每头猪仔要吃6-8包料。这样算下来,出栏的猪每斤成本约在5.3元。

  每斤5.1元低于成本出售,林树不禁几声抱怨。线多岁小年轻,两巴掌打得他不敢再吱声。

  其实,在猪刚好能出栏的时候,如果能顺利脱手,一般能赚100元左右。但什么时候收猪,在电白并不是养猪户说了算,得由食品公司来定。

  本来就不高的利润,经过收购环节拖延,脆弱不堪。养猪户辛苦几个月,可能还要倒贴。

  接下来的生猪流通,电白多了一个“官方中介”。也正是从这里,肉价开始上涨。

  因为从茂名给村民“代购猪肉”,他被打成轻微脑震荡,在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。他的遭遇,打消了其他跃跃欲试的村民的冲动。

  11月27日早晨不到5时,电白食品公司屠宰场,嘶嚎声划破清晨的寂静。县城的屠夫骑着摩托,从这里批发当天要卖的猪肉。

  不含税,屠夫以7.9元一斤批发到这些“总猪肉”,而食品公司从养猪户手中收购这些猪时,最好的瘦肉型猪,每斤收购价仅在6元左右。

  这样算来,光这一进一出,每头猪食品公司利润至少有150元,这还不包括公司所辖屠宰场的利润。

  “这一环,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电白猪肉的高价”。电白经贸局主管生猪工作的黎林源副局长坦承,食品公司的存在是电白猪肉高价“推手”之一。

  家住茂名的电白人吴波,办理工商营业执照后,他从茂名肉联厂进肉,在电白销售。由于进价便宜,他的猪肉要比别人便宜三四块钱,“很多人走七八里路过来买肉”。

  11月19日,做了8天生意后,一群自称“稽查队”的人突然出现在吴波的肉档,以他销售“私宰肉”为名抢走猪肉、电子秤、猪肉刀和400多元。

  吴波手中盖满红戳的检验证明和税票,被经贸局认定“检验证明都是他人的”。而此前,因为从茂名给村民“代购猪肉”,他被打成轻微脑震荡,在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。他的遭遇,打消了其他跃跃欲试的村民的冲动。

  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,电白县各镇区20余定点屠宰场,全部属于电白食品公司。按规定,所有生猪必须到当地定点屠宰场宰杀。

  这样一来,从收购、屠宰到批发,电白食品公司就像一个大管家,统筹了全县的生猪屠宰,也防止有人“私购私卖”。食品公司是何方神圣?“食品公司,有政府撑腰”。电白人如是说。

  一个常被当地人谈起的佐证:电白生猪“稽查队”虽隶属县经贸局,是“公家人”,办公地点却位于电白食品公司,而且“经常和食品公司的人一起行动”。

  电白县工业基础薄弱,食品公司作为当地唯一一家国营企业,得到了政府的“特殊照顾”。

  2008年,电白食品公司纳税额约在1000万元,“占到全县税收8%”,电白经贸局黎林源坦承,这个纳税大户,现在解决当地1300多人就业,每年还要接收将近20人退伍兵和大中专毕业生,“在政策上,政府倾斜扶持它”。

  食品公司就像一个储水罐,全县的活猪得进到这个罐子里,全县的猪肉也得从这个罐子里出。一进一出,食品公司赚取差价,普通老百姓掏钱为高价肉买单。

  这个罐子,同样还密不透风。电白周边的肉档,虽然做电白人的生意,但他们却不敢踏进电白县区。从茂港的定点屠宰场到自己的肉档,如果走近路的话,谭木金要经过电白县城。但他每天宁愿骑着摩托,绕着电白县城,走一大弯路,因为“不是电白的肉,不能进电白”,否则就会有稽查队的人查。

  此外,坐享“扶持”的食品公司,也成为一根有形指挥棒,人为地调节市场。以电白罗坑镇为例,该镇有3万多人,但据当地检疫站透露,食品公司每天至多屠宰10头猪,“买肉要赶早,有时候早上10点就没了”。同样,在望夫镇,“买肉好像抢购,上午肯定卖光。”“调节”下,猪肉成了紧俏货,价格一路看涨。

  但在副总经理李数看来,电白食品公司现有购销体制,“既可以调节市场,也能保护农民”。

  经常被电白食品公司提及的一个典型例子在2005年。当年8月,全国各地生猪出栏数激增,而珠三角等生猪消费大市在电白收购生猪大量减少,生猪价格跌20%,电白养猪户面临大幅亏损。

  “为保护生猪生产者利益,收购价每公斤比周边地区高2到6毛钱。”李数表示,此举有力避免猪贱伤农,却给企业带来了亏损。因此,在平时的经营中,适当地赚取利润,也无可厚非,“就像一个水库,放水的同时,也要蓄水”。

  如果有不懂“规矩”的肉商试图低于某一价格销售,很快就会有人干涉,甚至遭到威胁和恐吓,“喊打喊杀,什么都有,一点不稀奇”。

  电白猪肉高价运行,始于中间企业食品公司。但即使没有“食品公司”这一环,总猪肉的进价每斤大约只会低1元。这同样无法解释,电白猪肉价格为什么比周边高出3-4元。

  “主要问题在肉商身上。”黎林源表示,肉商联合起来哄抬价格,在零售环节大幅度赚取利润,造成电白猪肉高价运行。

  两年前,在县政府要求下,经贸局曾指派专人从肉联厂进猪,按照当时电白市场价销售,一周七天每天销售一头,最低一头赚150余元,最高一头赚了290元。

  电白县上排垌市场林姓肉商告诉记者,猪分不同部位有多档价格,瘦肉和排骨最高15-16元/斤,最低也能卖13元左右。虽然以“总猪肉”批发购进猪肉,但猪头、猪肠和猪脚这些“非肉”也能卖到不错的价格,“一头猪至少可赚到200元”。

  “这种高利润完全可以说明,猪肉价格高不是食品公司的问题,明摆着是肉商在抬高价格。”黎林源透露,电白肉商有自己的行业协会,协会里面什么人都有。有些人为了自身利益,会控制价格,不允许其他肉商卖低价。

  如果有不懂“规矩”的肉商试图低于某一价格销售,很快就会有人干涉,甚至遭到威胁和恐吓,“喊打喊杀,什么都有,一点不稀奇”。

  而在茂港,肉商多独自经营,几个肉档聚在一起,一个天然的菜市场就此形成,流动性强,很难形成“价格同盟”。茂港肉商也只有通过薄利,才能吸引电白消费者,实现多销。

  黎林源表示,经贸局知道存在“肉商协会”,却不清楚这一组织的具体构成,但该协会与食品公司有业务往来,他们有时统一从食品公司批货。

  南方日报记者走访电白多家市场肉商,试图通过他们找到“肉商协会”。但一听到“肉商协会”,他们非常警惕,不愿多说。

  一位肉商问“你是记者吧”,他说早上接到通知,如果有说普通话的男性打听猪价,要马上向“上面”汇报。

  采访中,肉商无一例外否认定价有受别人影响,他们称完全自主定价,想卖多少钱卖多少。

  一份近10年电白地区生猪收购价和肉品零售价比较,可以得出结论:猪价下降不能带动肉价同步下降,生猪收购价及批发价下降幅度远远大于零售价下降的幅度,最明显的是1998年。

  当年,受全球生产过剩和金融危机的影响,肉商每购进一头猪,成本比上年减少246.67元,但每头猪销售收入仅减少70.41元。在收购价格上涨时,电白肉商通过提高需求量较旺的排骨、瘦肉价格来弥补进价上涨所增加的支出,保证高利润。

  以电白水东镇为例,该镇有肉商200余人,但为了提高利润,他们平均每人每天仅卖半头猪。以半头猪100斤肉计算,假设肉商可以赚到160元,仅此一项,平均每公斤就要增加零售成本3.2元。

  虽然“喊打喊杀”存在多年,但由于只是私下的联盟,或对低价者的口头威胁,没有真正发展到暴力,“工商和物价部门什么也管不了”。

  “如果政府能制止这种现象,肉价肯定能降下来。但现在是市场经济,政府控制不住。”黎林源说。


Yabo下载
网站地图 人才中心
Copyright © 2006-2019 YONGHUI SUPERSTORES,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中路436号 消费者服务热线:4000601933 公安机关备案号 35010202000593 法律顾问:通力律师事务所 翁晓健、张洁律师团队本站由Yabo下载建设维护